h1

abnormal

星期三,三月, 28, 2007

吃饭的时候,读了亦舒的《嘘》。
其实一向是不太爱她的笔调的,感觉有太做作的痕迹。
可是,大概源于最近的不正常,不但看,看过还一再回味。
因为总是忍不住要去联想,联想自己算不算是个不孝的孩子。
于是又变得很想哭。
这是怎么了呢?

以前的上司才不过刚要步入中年,妻子患病撒手离开。
两个孩子,年纪都还小。
以前的同事近两天陆续去探望。不知道就在学校旁边,要不也会跟去。
早上做梦,梦到以前的那些人。还有N,拿着长长的雨伞,好像才从北京赶过来。
主人公没有出现,一大堆人也不知道在那里等待什么。
跟人讲大道理,讲得自己都莫名其妙。要不也不会有这梦了吧。
近来真的有些奇怪。

去办了游泳卡。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