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diaries’ Category

h1

这就五月啦

星期一,五月, 7, 2007

一个星期没有游泳,再去,好像胳膊腿儿都成别人的了。
池子里还那么多肉饺,连给喘口气儿的地儿都没有。
扑腾30分钟走人。累。

打算善待自己。
然后爱生活,和别人。
夏天都来了不是。
幻想一个菊太郎的夏天!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Advertisements
h1

BABBUNDE SHIMSHIMHAE

星期五,四月, 20, 2007

原本以为,就我自己找不到北瞎郁闷呢。
原来大家状况差不多。
原本以为,是春天来了没个人可谈恋爱闲的呢。
却原来投身热恋事业的兄弟姐妹们也嚷嚷着无聊。
可是,为啥呢?
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口形不同,送气量不同,导致音效不同…的叹气声,此起彼伏。
春天来了,万物复苏,只有我们一起生病。

活佛说,“生命是浑浊的泥水,越折腾越浑浊。要想清澈,只有静止。”
请赐予我静止吧,厄的神!
顺便,让我把那万恶的统计制得服服贴贴!!!

h1

哎~

星期六,四月, 14, 2007

有哲人说,爱不是爱一个人的优点,而是爱一个人的缺点,因为爱,所以想去补其不足,使其趋向完美。
这样说来,真的没有爱过。
哎~

h1

闲聊

星期三,四月, 11, 2007

昨天的社会认知课在美味的披萨包围下,成了一堂散漫的闲聊课。
加老师统共8个人,围坐在一起。嘴里还包着面饼,滔滔不绝。
从婚姻到保险到企业赔偿制度,涵盖广泛。
当然,也不时穿插counterfactual thinking, anticipated regret, risk-management之类的专业知识。
很热烈,很风趣,也很…沉重。
当他们将韩国的现实与美国进行更上层更抽象的观念比较并审视韩国的巨大差距时,
我却为中国仍挣扎在最基本的物质革新中而失语。

今天读到评判韩国多宗教文化现实的论文,本是痛快舒畅的,好像终于有人替你出了口气。
好像我们因此就变得高大起来,距离就一下子缩短了许多。
可是转念一想,好歹也是在有的基础上追求更高更美的境界。
我们,却连有的谈不上。幸灾乐祸个什么劲儿呢?
他们的不好并不代表我们就好,何况他们还有那么多的好。

路漫漫,太漫漫。

h1

匮缺

星期五,四月, 6, 2007

兴冲冲跑去福利馆,打算游泳来着,谁知人家周五晚上休息。
怪自己没看好时间表,坐了一个小时的公车玩儿。累。
这些日子一直累得不行,总是睡不够。
助教的那个活儿也没啥事儿,还是在地铁上睡得死去又活来。
这样的疲惫,连带着心也没法轻盈。

那天教授在酒后反复问,以后到底想要做什么。
支支吾吾地就是答不出来。
早就应该想的,却总是沉淀不下来。
时间在铺天盖地的论文中一个星期接一个星期的溜走。
走得,也忒快了点儿。
晚来的朋友,陆续都要卸任离开。

忙碌的生活看似充实,没有确定的方向,还是空。
春天的花都开了啊。

h1

utterance

星期五,三月, 30, 2007

period的到来让一整天都慵懒无趣,尽管雨天间隙里的阳光是那样的明媚。

和妈妈视频到一半突然断线,也懒得打电话追过去,管他是停电还是电脑宕掉。
提不起力气,去了解更多一点。


Sona说4月去阳朔,我说你怎能趁我不在自己先去了。
我说你不是别人,怎么这样狠狠地刺激我。
我说算了,不跟你计较,我的中文水平又下降了。
我说你去吧,4月的阳光得有多好。别浪费了。
不用闭上眼睛,就能YY自己站在一大片盛开的油菜花里。
。。。

感觉是个奇怪的东西,babo如是说,我也想这么说。
中午和尹博去吃饭。看到他的鬓角有显眼的白色。
突然有点替这个三十多岁的男人难过。
第一次见面好像有种被吸引的感觉。
这么久以后,一起共事,还以为会发生点什么。
感觉却是这么奇怪的东西。

不能去游泳了,蓝调。
找华健的歌来听,权当怀旧。

h1

下雨了

星期四,三月, 29, 2007

三月的雨还带着冬末的寒气,让人觉得透心凉。
也许春天是真的要来了,以这样的方式为冬天送行。

The L Word出了第四季,最近才知道。
找到,下载,然后一下子吃光。
依然喜欢Bette,只喜欢她了。
也许是因为外表坚强内心脆弱,在感情面前失去主张,让我仿佛看到自己。
剧情的发展,其实已经很无聊。生活再鲜华又能保持多久?
演员们的眼角,都有好几道纹路了。
现实,总是回避不了的。
话是这样说,下一季出来,肯定还是会再看的。还是会一下子都吃光的。

每个星期四都是要虚脱的日子。
总觉得脑子还没活跃起来还没受够刺激。
可是,每每又累得难过。
正巧还下雨,愈发显得孤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