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stuffs’ Category

h1

傻瓜

星期五,三月, 9, 2007

你咬过的冰 我冰在电冰箱
你看过的书 我天天都在看
想和你一样 要和你一样
怎会这样 爱逼人去模仿

别说我傻 我只是装傻 但是我不怕
也许我傻 我不怕笑话 傻瓜力量大

从今後海角天涯我愿意做你的大傻瓜

很久以前的老歌,看到歌词,突然回想起来。
曾经,愿意做一个人的傻瓜。可惜最后,还是自作聪明的跑掉了。

最近又开始翻古典音乐出来听,甚至还找些歌剧片断来刺激神经。
不知道是年龄使然,还是受某人的影响。
那个在北京的早晨,谁一边煮咖啡一边跟着男高音哼哼的样子清晰如昨。
想来,像我这样自视清高、固执到底的异类,只有喜欢一个人才会心甘情愿的被感染。
可是,突然却有想起不知在哪里看到过的一句话。
说的出理由的喜欢,怎么比得上无条件的爱。
呵呵,所以啊,尽管感染我好了。总归还是太肤浅。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Advertisements
h1

我是重庆崽儿

星期日,七月, 30, 2006

我是重庆崽儿
词曲/编曲/制作:润土 女声:胡子 合声:辽崽 土狗 河马(白果林动物园部分成员)
吉他/贝司/监制:重田真佑 古筝:张威(布衣乐队)
录音: Funky末吉 重田真佑 混音:刘宇
录音地点:Funky Studio,Beijing 混音及母带处理地点:声音制作录音室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城,城头没得(没有)神,住了一群重庆人。

男的黑梗直,女的黑巴适,火锅没得海椒他们从来不得吃。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城,城里面的人脾气大得黑(动词:吓)死人。

手来了手断,脚来了脚断,脑壳来了七卟咙耸稀啪烂(就是相当的烂)。

乱皮要财划起,山城啤酒喝起,喝不得的醉起,着不住(抗不住)的趴起。反正回到家头大家都是要把耳朵弄起来耷起,所以兄弟伙在外面打死都要雄起。你不晓得,我不晓得,没得哪个晓得,那个朝天门的坎坎到底有个好多格。棒棒从来不怕热,贼娃子从来不怕黑,解放碑的美女再多没得一个是我堂客(媳妇,老婆的泛指) 

解放碑的钟声还是按时敲响,码头的船再小也会荡起波浪。船没有桥多,雾也没有雨多,看着汽车从那屋顶上的公路经过。冬天有着夏天路边时的甘露,夏天有着冬天烤火时的温度。男的不服输,女的也不会哭,所有麻辣调料到了这里都是大补。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城,城头没得神,住了一群重庆人。

男的黑梗直,女的黑巴适,火锅没得海椒他们从来不得吃。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城,城里面的人脾气大得黑死人。

手来了手断,脚来了脚断,脑壳来了七卟咙耸稀啪烂。

耍得黑好的,我们喊他兄弟伙。从小成绩不好的,同学们喊他莽拓(跟二楞子雷同)。女娃儿只找帊耳朵(比妻管严还残点),男娃儿不当方脑壳(同样是傻的意思,但比二愣子稍显成熟),惹毛了我的人有危险我从后面飞起一脚。吃饭的时候上菜要喊小妹儿(特指餐厅服务员),我从小到大妈妈喊我只喊幺儿。不当猫儿,不当狗儿,不当哈儿(完全就是傻子的地方发音),我是黑闷黑闷黑闷(形容词:相当的,特别的,很)耿直的重庆崽儿。

 EVER BODY 再来一遍!!!

 辽崽:兄弟们,兄弟们,猪肉好象最近涨价了。

 土狗:哎,润土,你屋头(家里)花椒不是黑麻的嘛。

 润土:那这样嘛,土狗,我给你二斤花椒,你把它麻晕了,我们几个把它拖到菜市场去卖了嘛。

 齐:走,麻猪,走。。。。。。。。。麻猪。。